香港挂牌

德云社内奸门事件是怎么回事?


更新时间:2019-11-28  
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16年7月,郭德纲弟子、怎样鉴别真假恐龙蛋化石?,相声演员赵云侠发表文章,回顾三进三出德云社的发展经历,感谢恩师郭德纲仗义相救,同时暗指当时的合作伙伴挑衅其与师父,“戴某某是藏着(在)德云社的内奸”。随后,戴九安在北京举办澄清说明会,否认是德云社内奸,更公开二人电话录音,录音中赵云侠透露是德云社方面付了2万元,要求赵云侠必须提到“受戴九安蛊惑”的内容。

  这件事儿,倒有点像郭德纲、张文顺、李菁三人合说过的传统相声《扒马褂》,帮闲为了穿着少爷的马褂,不得不给少爷拼命圆谎,中间夹了个“泥缝儿的”艺人,专门“挑唆”,让帮闲和少爷处在对立面上。张文顺去世,李菁离开之后,同样的相声,郭德纲、于谦、岳云鹏也一起表演过。

  “云鹤九霄,龙腾四海”这是德云社的八科排序,每两年收一科。和德云社云字科、鹤字科的不同,戴九安所在的九字科招了至少三次。他本人是第二次九字科的学员。2010年加入德云社,2013年口盟拜师。

  这些学员们,更多的是老先生和资历比较老的人带,像云字科当年可以去郭德纲家口传身授的人少。戴九安回忆,师父郭德纲跟自己说过的线个字。往往是徒弟们喊一声师父,他点头,“嗯”一下,就走了过去。

  而收徒之后,本还有一次“摆知”——按照举行仪式,请相声界前辈参加——到了戴九安所在的九字科,就变成了对观众“摆知”,更像是一次郭德纲教学成果汇报会,在德云社打了三年杂,除了每天在后台听活,也会在剧场里帮师傅干活,这之后,终于出道了。

  再后来,2014年赵云侠和戴九安一起跳槽到了曹云金的听云轩。在赵云侠离开听云轩,在南方闯荡数个月后,这个曾经的搭档突然在微博上公然指控戴九安是德云社内奸,然后获得了师父郭德纲一句绕指柔般的三个字“回来吧”。

  这其中的具体过程我们都知道了,凌晨赵云侠给戴九安打电线万块钱,微博不得不发。戴九安公布的录音中有赵云侠这样一句话:“师父,你还不知道吗,他一向就是给外面,给别人看的。”话中所指,自然是郭德纲的受益,原因也在录音中有所体现,“我出来我就直接奔曹那儿去了,他们主要不就是为了这个。”

  戴九安所提供的录音中,把整件事呈现成为了郭德纲对自己徒弟的一次报复。自己成为内奸,自然是因为“惹不起砂锅还惹不起笊篱”,师父早已经不敢对自己出奔的徒弟轻举妄动了。至此,这一个月前所发生的内奸门,就有了些预先张扬的味道。与其说内奸门是赵云侠与戴九安的纠葛,不如说是郭德纲与离开的徒弟与德云社成员间的恩怨,乃至于到了一次集中开火的前夜。

  展开全部7月17日,曾经三次离开德云社的郭德纲徒弟赵云侠凌晨4点发布微博长文,恳请师傅郭德纲允其重返德云社。其文中提到自己受到了搭档“戴某某”的挑唆方才离开。事情过去一周后,随着郭德纲的一句“回来吧”,赵云侠已在三里屯重新登台献艺,而没有等来任何澄清和道歉的戴九安选择在今日举行了媒体说明会。

  在7月25日下午的这场媒体说明会上,戴九安选择公布了6段自己和赵云侠的通线日赵云侠凌晨发布微博前的通话,也有后来几次通话的摘选。从曝光的通话录音来看,赵云侠所发布的内容疑为受到了德云社的操控,更有赵云侠直接表明:“师父一向就是给外面,给别人看的。”此番的“内奸”云云疑似剑有所指,另有隐情。

  戴九安在当日的媒体说明会上表示,自己之所以选择公开录音,是因为在赵云侠发布微博后,自己的家人、朋友都收到了无端的谩骂侮辱,“大量的水军发布同样的肮脏的内容”。而在事件过去一周后,自己曾经的搭档赵云侠并没有联系自己,有过任何的道歉和解释。

  然而从公布的录音来看,在17日凌晨4点发布微博前,赵云侠曾经给自己的搭档打电话说明了情况,并向戴九安表示;“已经那两万块钱都给完了,已经打到我二哥的账户上了。”同时赵云侠还表示,前拿到之后,还没有说让他回德云社的事儿,但发微博必须得说戴九安,因为“他(师父)也是,惹不起砂锅,惹罩拎。”这里戴九安解释,自己就是所谓的“罩拎”,因为人微言轻,无足轻重。

  第三段录音中,戴九安又再次赵云侠确认了“他们要求你非得这么发,答应他们了,就给你两万块钱,你也可以回德云社。”而赵云侠则直接回应:“周一回去,周二就是随队该怎么演出,怎么演出。那些就能恢复,之前我那个样子。”并随后继续提到“如果发,下周二就能演出。”

  录音中,赵云侠自己也承认,自己发微博是为了回到德云社。而戴九安在电话中问到赵云侠对方要求发送什么微博内容,赵云侠称:“主要是我,我怎么自以为羽翼丰满什么什么的,你对我多多好,我还是叛变,跟我原先的搭档戴九安,受了他的蛊惑。是这样,算是过来带一下你,我后来,在外面吃不上喝不上,实在没有办法了,家里遇到什么事情,向他们求助,本以为师傅不管,但是他们又资助了我,感到愧疚,万般无奈,傣族理工,重返德云,赎罪,就这意思。”

  戴九安则对赵提到的“受搭档蛊惑”非常不满,他在说明会上介绍,当年是赵云侠先脚离开德云社,而自己作为捧哏,自然跟着逗哏的一起离开。而在赵云侠去年选择离开两人现在的社团后,仅仅在节假日才会偶尔有几个电话沟通,对赵云侠现在的生活状况并不是十分理解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